瀏覽分類:

細瑣又雜亂的意念組合

你的快樂,是相對還是絕對?

Photo credit: oki_jappo on Foter.com / CC BY-ND

有一天晚上,跟Tiffany準備睡覺時,她突然問,為什麼我可以不在乎很多事情,總是做我想做或喜歡的事?這樣不會太過任性嗎?起初我以為她在擔心我的收入,反問她,是怕我沒錢嗎?她說,嗯。儘管內心真是被這個回答搞得天翻地覆,表面上還是故作鎮定的從原生家庭等等議題開始對她進行游擊,想要攻進她心裡可能正默默建立起的不負責任的我的形象,避免往後在更多相處的日子裡滋事,最後更刻意用不在乎的語氣說:「如果這樣的我,不是妳想要的,那我也會接受。」我是在放話嗎?完全不是,我真的會接受。不過要是她真的因為我的這個任性而離開我,我肯定會爆哭爆淚爆厭世。幸好我完全誤會她提出這個疑問的本意。聽完我心中默默在建立的藍圖式回答以後,她後續又提了幾個她朋友的狀況跟我討論。我記得睡著前的最後一幕是她哭著說:「我沒有不要你。」哭倒在我的懷裡,我摸摸她的頭、拍拍她的背,再說了幾句話後,我們都帶著淺淺的微笑進入夢鄉,我則是心中多了點踏實,過去只在自己腦海裡的藍圖,終於讓身旁這傢伙也聽了一回,讓她哭著說沒有不要我。我總害怕自己的任性別人很難承受得起,時常心裡有想法也不敢傾訴,手上有籌碼與企劃,卻因為害怕失敗而不敢擺上桌談,後來我才了解,人生不是只有PASS或梭哈的選項,一點一滴的嘗試,慢慢地付出,慢慢的收穫,人際關係不是一蹴可幾,而是穩扎穩打;走進情侶關係,只是一段因緣際會,讓我跟Tiffany可以更深度認識彼此,既然是緩步向前,就讓每一步都走得更大膽、更有自信吧。

還記得她哭倒在我懷裡的前一刻,是我跟她說:「妳是不是也把妳的錢拿去花在妳喜歡而且做的很開心的事情上了嘛?」寂靜的凌晨房間裡迴盪著我語畢的尾音,我看著光線不足而漆黑一片的天花板,等著她回答;她一句話也沒說,不曉得是被我問傻了,還是不小心睡了。突然身體一緊,她抱得像明天我就要去勇闖什麼一去不回地下城一樣,頭使勁地往我的胳膊鑽,就這麼哭了起來。

她這麼一哭,我其實是高興的。

閱讀更多

喜歡,是件很神奇的事。

開始之前,先一起聽首歌,或聽著歌搭配文章一起享受我們短暫的時光吧。

有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喜歡某些連自己都意料之外的事,後來我也就放任這樣的狀況自己出現與消失,「只要當下的感受是愉悅地,就隨流而去吧。」心理存在這樣的想法,也就不再去深思為什麼自己的喜歡會是這樣了。

也可以說我真的是個幸運的人吧。一生中沒有什麼過分背離社會脈動的喜好。

對於很多人的境遇,我總是聽著聽著也油然生出一些情緒,例如說前陣子網路上流傳一部人格分裂的女孩在直播中不斷轉變人格的影片。朋友說人格分裂有的時候是人們為了保護自己而生出的一種安全防護機制,我就非常難以想像,究竟這個女孩是擁有著與我多不同的境遇,讓她的身體發展出這樣的變化呢?她的其中一個人格是位聲音低沉的男人,可以保護她不因為自己的身形和性別遭到欺負、霸凌,那會是一段多慘烈的經驗,讓她長出這樣的人格?我不太願意去深度思考這件事,只知道一定很痛吧。我真的認為自己是個非常幸運的人,沒有受過什麼沉痛的傷。但有時我也會想,是不是我的心理自癒能力特別強?這也算是天賦吧,不太曉得怎麼用在賺錢這件事上而已,怎麼想也大概只是比較能夠承受失敗給我的打擊吧。

欸不對啊,這一篇要談的是「喜歡」欸,怎麼講到承受失敗去了?

關於失敗的經驗有空再慢慢談吧,你會想看嗎?

喜歡的神奇,於我來說,是一種出乎意料的體驗。

例如我最喜歡的NBA球星,Kobe Bryant。我根本不曉得自己是在什麼時候喜歡上他的?喜歡他的什麼?喜歡到什麼程度?這一連串的問題,我都沒辦法量化出一個答案來回答你。更精確一點的說,我對於回答一個需要量化的問題總是感到困難。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