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計畫【親愛的,是愛】EP0. 人生苦短

數學課的時候,右邊遞來一張紙條。偷偷摸摸地收下之後,在抽屜裡興奮地打開,上面有四個字,「人生苦短」,我瞄了瞄她,她若無其事地抄下老師在黑板上解開的公式。成績好的人總是這樣,紙條傳出去,心就回到黑板上了,像我這樣的學渣,傳完紙條後,心也跟著飛出去了。

我學過她的字,海報比賽常常被畫在標題的那種手繪風格,粗體旁邊還要加點陰影。我揣摩著光線從哪裡來,影子該往哪裡去,怎麼樣的陰影可以讓字看起來特別立體,高中過完什麼都沒學會,人家全心在學習,我成天想著怎麼在字旁邊畫陰影,想著午休時間要去舞蹈教室,也難怪考試的成績單總是從後面找起比較快。

回傳紙條的時候,我在人生苦短下面加了一排字。

那時候我並不曉得,我的人生不會只有這樣,為了分數所苦、為了追不到單戀的女同學而苦、為了社團成發到底該不該讓誰上場而苦、為了不想回家而想盡辦法周末留在宿舍而苦;為了自己不知道為何而活感到痛苦、為了自己沒有存在的意義而難過、為了自己有無數想道歉的人而鬱悶、為了活成大家想要的乖樣子而壓抑。甚至想過,「即使我明天就不在了,也不會有人發現、不會有人在意。」然而時至今日,我還能坐在這裡寫寫文章,真是極其幸運有一些陪伴我的朋友。人生什麼的,不就一直都是這樣嗎?你相信什麼,什麼樣的事情就會到來。當你認為活著就有一切希望的時候,每一刻到來的驚喜都會變成希望;認為死亡可以解決一切時,每一刻到來的命運都像在催促著死亡。勒緊脖子讓自己無法呼吸的,通常不是什麼可怕的逆境,而是自己的信念、自己的雙手。如果是別人的手,砍了也罷,問題在於那手是自己的,不受控又無法隨意地斬了,畢竟會痛啊,活著已經夠苦了,還要失去雙手的活,真不如死去算了。聽起來挺棒的,對吧?

是你自己的手,怎麼會不受你控制呢?不受控、還是不願意拿回掌控權?把你自己最重要的事情交給別人操控。今天心情好就幫你舒服地按摩、幫你輕柔地撫摸,明天?誰知道心情是好是壞,管他的,反正不用想那麼多,人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吧,少擔心這麼多雜七雜八,輕鬆多了。確實是落得輕鬆,也不用花太多時間去整理,別人都會處理,卻同時把指揮的權杖給交出去。

人生,什麼簡單輕鬆的日子,哪有多少個,大多數的日子不就都在受苦嗎,差別只在怎麼折磨:人際的折磨、領導的不力、情感的背叛、金錢的負荷、家庭的糾葛、社會的灰暗…之類的。一個、兩個、無數多個複雜不同的壓力或不停或同時地來,看誰承受度比較高撐得過去,就能站著到最後,傲視群雄。人生苦短,就是給那些輸的人最好的墓誌銘,又苦又短,活該拿不到勝利。人人要的勝利都不同,何必搶呢?

社會的勝利,是金錢價值,你的,不必然。那個緊壓著你的手,不需要斬斷,只要你願意停下來,自然就鬆了。指揮的權杖,只要你拿回來,你就能成為掌控自己的人,你決定快樂、決定當個樂於給予的人、決定不錙銖計較著付出與收穫、決定對待人以良善。能夠依循自己的意志而行,你就擁有自我的勝利。

『人生苦短,因為甜的還很長。』在社會框架下掙扎的人生,又苦又短,沒有框架的自我旅途,又甜又長。每一顆果實,都由自己灌溉餵養,不帶著期望的人生,每一個收穫都充滿驚奇。

我沒有收到那張紙條回傳,不曉得它是否被確實地收下了。我學她的字而畫,也成了此生至今回想起時,會甜甜一笑的記憶,也許那個時期對於生命的體驗並未充滿歡樂,也仍有一些微小的回憶像河裡的小船搖搖晃晃,竟未被生命的洪流給流走,就這麼緩緩地跟著我走到現在。其實人生是苦短還是甜長,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創作計畫緣起看我

有話想說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