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快樂,是相對還是絕對?

Photo credit: oki_jappo on Foter.com / CC BY-ND

有一天晚上,跟Tiffany準備睡覺時,她突然問,為什麼我可以不在乎很多事情,總是做我想做或喜歡的事?這樣不會太過任性嗎?起初我以為她在擔心我的收入,反問她,是怕我沒錢嗎?她說,嗯。儘管內心真是被這個回答搞得天翻地覆,表面上還是故作鎮定的從原生家庭等等議題開始對她進行游擊,想要攻進她心裡可能正默默建立起的不負責任的我的形象,避免往後在更多相處的日子裡滋事,最後更刻意用不在乎的語氣說:「如果這樣的我,不是妳想要的,那我也會接受。」我是在放話嗎?完全不是,我真的會接受。不過要是她真的因為我的這個任性而離開我,我肯定會爆哭爆淚爆厭世。幸好我完全誤會她提出這個疑問的本意。聽完我心中默默在建立的藍圖式回答以後,她後續又提了幾個她朋友的狀況跟我討論。我記得睡著前的最後一幕是她哭著說:「我沒有不要你。」哭倒在我的懷裡,我摸摸她的頭、拍拍她的背,再說了幾句話後,我們都帶著淺淺的微笑進入夢鄉,我則是心中多了點踏實,過去只在自己腦海裡的藍圖,終於讓身旁這傢伙也聽了一回,讓她哭著說沒有不要我。我總害怕自己的任性別人很難承受得起,時常心裡有想法也不敢傾訴,手上有籌碼與企劃,卻因為害怕失敗而不敢擺上桌談,後來我才了解,人生不是只有PASS或梭哈的選項,一點一滴的嘗試,慢慢地付出,慢慢的收穫,人際關係不是一蹴可幾,而是穩扎穩打;走進情侶關係,只是一段因緣際會,讓我跟Tiffany可以更深度認識彼此,既然是緩步向前,就讓每一步都走得更大膽、更有自信吧。

還記得她哭倒在我懷裡的前一刻,是我跟她說:「妳是不是也把妳的錢拿去花在妳喜歡而且做的很開心的事情上了嘛?」寂靜的凌晨房間裡迴盪著我語畢的尾音,我看著光線不足而漆黑一片的天花板,等著她回答;她一句話也沒說,不曉得是被我問傻了,還是不小心睡了。突然身體一緊,她抱得像明天我就要去勇闖什麼一去不回地下城一樣,頭使勁地往我的胳膊鑽,就這麼哭了起來。

她這麼一哭,我其實是高興的。

眼淚是水分,身體有百分之七十是水;每當身體有不曉得怎麼排除的小雜質要脫離時,就跟著眼淚一起送出身體。我知道她心裡放下了某些執著,急著趕快清除,嘴巴說不出口、心裡阻塞得難受,於是只能好好哭一場。邊哭著還邊問我說:「我是不是生病了」,生病不是什麼壞事,是我們不懂得怎麼好好的照顧自己,讓身體承受了太多不舒服的能量,超過我們小小的身體所能消化的極限,於是身體只好想個辦法讓妳發現,哭一哭,就沒事了。

哭一哭,怎麼可能真的就沒事了?真的讓妳沒事的是這一刻妳終於想清楚自己擁有了什麼而不是無限制的跟周圍的朋友比較著誰擁有的多,更忘了去看看每個人擁有的背後都付出了什麼代價。這才是感受快樂真正的意義。

快樂不是我比你擁有的東西多,不是誰一個月能賺比較多錢,不是誰幾歲擁有聞名世界的企業,快樂不是因為你成就了什麼就可以一直都很快樂。快樂不是這麼廉價的事情,也不是什麼昂貴到買不起的東西;快樂只是你能不能感受活著的這一刻就是一切的意義,你活著是絕對的事實,你此刻擁有的都是絕對的事實。而那些你以為你感受到的無盡痛苦,並不是真的苦,是索求超過個體極限所衍生出來的不滿足。

人生的富足,是人心先富有,生命才滿足。

有話想跟老翁聊?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