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是件很神奇的事。

開始之前,先一起聽首歌,或聽著歌搭配文章一起享受我們短暫的時光吧。

有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喜歡某些連自己都意料之外的事,後來我也就放任這樣的狀況自己出現與消失,「只要當下的感受是愉悅地,就隨流而去吧。」心理存在這樣的想法,也就不再去深思為什麼自己的喜歡會是這樣了。

也可以說我真的是個幸運的人吧。一生中沒有什麼過分背離社會脈動的喜好。

對於很多人的境遇,我總是聽著聽著也油然生出一些情緒,例如說前陣子網路上流傳一部人格分裂的女孩在直播中不斷轉變人格的影片。朋友說人格分裂有的時候是人們為了保護自己而生出的一種安全防護機制,我就非常難以想像,究竟這個女孩是擁有著與我多不同的境遇,讓她的身體發展出這樣的變化呢?她的其中一個人格是位聲音低沉的男人,可以保護她不因為自己的身形和性別遭到欺負、霸凌,那會是一段多慘烈的經驗,讓她長出這樣的人格?我不太願意去深度思考這件事,只知道一定很痛吧。我真的認為自己是個非常幸運的人,沒有受過什麼沉痛的傷。但有時我也會想,是不是我的心理自癒能力特別強?這也算是天賦吧,不太曉得怎麼用在賺錢這件事上而已,怎麼想也大概只是比較能夠承受失敗給我的打擊吧。

欸不對啊,這一篇要談的是「喜歡」欸,怎麼講到承受失敗去了?

關於失敗的經驗有空再慢慢談吧,你會想看嗎?

喜歡的神奇,於我來說,是一種出乎意料的體驗。

例如我最喜歡的NBA球星,Kobe Bryant。我根本不曉得自己是在什麼時候喜歡上他的?喜歡他的什麼?喜歡到什麼程度?這一連串的問題,我都沒辦法量化出一個答案來回答你。更精確一點的說,我對於回答一個需要量化的問題總是感到困難。

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喜歡需要量化,需要可以被說出來。

喜歡不就是一個非常個人的體驗嗎?是一種個人感官經驗了一段愉悅的高潮,一段不到狂喜卻非常不平靜的激動狀態。可是在跟別人闡述的時候,你可以試著想像,在說了這些話以後,場面會有多尷尬,聽話的人表情可以有多呆滯。

這畫面肯定有夠滑稽。

有些時候,一些身體或是心理狀態的表現,用言語闡述出來是極度荒唐的。因為這樣的狀態無法語言化,他就是很純然的肢體表現、甚至是心理活動。很可惜現在我們實在過度依賴口語語言,漸漸失去感受非語言狀態的能力;我深信我們不是沒有這個能力,而是處於「非活躍狀態」。

這也是我很幸運的一部分。在高中升大學的時候,完全在誤打誤撞的狀態下,成為了戲劇系的大學生。戲劇帶給我的能量,不僅僅是直到現在仍然擁抱的演員志業,而是讓我的感受能力脫離讀書升學獲得社會成就的系統,進入一個全新的領域。

人的喜歡,不需要共通性,只要理解那是每個人的極度體驗就好。

有的時候我們無法理解,誰為何會喜歡誰。那就不要理解吧。只要好好地陪伴他就好了。這才是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根本,我不用跟你喜歡一樣的東西,我不一定要能夠理解你的喜歡,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我完全不能理解你,但我喜歡你。

那是某些我們無法用理智判斷的事情。用一輩子也無法分析清楚的狀態。

放棄你的腦袋非要分析不可的制約,只要去用身體去經驗你的體驗,你說好嗎?

有話想說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