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寫作挑戰】-058寵物鼠

20190614 #寵物 #生命之愛 #小老鼠

我喜歡毛絨絨的小動物這件事並不是什麼秘密了,提到小動物,特別有印象的是高中時期,我前前後後養了好幾隻的寵物鼠。

寵物鼠沒什麼聲音、飼料量不太大、活動空間可以不用太大,在那個時期家裡不讓我養更大的寵物,一是照顧不便、一是說是我養,其實我只有撫摸他們的功能,剩下的都會由我媽來負責,我本人還真的是無法負起任何責任,因此還好我媽夠堅持,不然苦的真的就是她自己。

我的第一隻寵物鼠,是在我家突然暴斃的。而且死相完全超乎我的想像,讓我在他的箱子前至少發呆了十分鐘之久,現在想起來,都還可以感覺到那個身體空掉的狀態,整個人像被梅杜莎的眼睛照到一樣,那一刻我的時間是靜止的,我的世界只剩下我了,我的小可愛寵物就這樣乾掉、硬掉了,而我早上出門前還抱著牠,還幫他把飼料填滿、替水壺裝水,裝水後還玩了一下飲水鋼珠,確認它是能夠正常供水的,然而不過12小時的時間,牠卻只剩下軀體了。

後來我住校時,也跟室友不顧北京反對的養了一窩小老鼠,養到大鼠生小鼠,還經歷了必須移動新生小老鼠但牠們的媽媽因此而不認孩子,最後靠著媽媽的尿幫孩子取回媽媽的關愛,一窩的小鼠分送給朋友後,一天去學校上課,放學回來,大鼠卻消失了。

那是除了小學時的遊戲王卡被當垃圾丟掉以外,我第一次有心急如焚的焦躁感,我從養著他們的衣櫃開始翻,然後是我的上鋪床,書桌、書桌上的櫃子、衣櫃下的鞋櫃、宿舍走廊、宿舍廁所、廁所排水孔、廁所馬桶、浴室、浴室外的陽台、宿舍二樓走廊、一樓走廊、三樓自習室,我找到都快窒息了還是不見鼠爸媽的蹤影,急啊、焦啊、躁啊、來回走動啊,然而最後,我回到宿舍房間,打開衣櫃,還是只有那角角破了一個洞的紙箱,以及滿是木屑的櫃子,其他的,什麼都沒了。

你說,有生命就有愛。然而我再怎麼愛牠們,能改變什麼嗎?我阻止不了牠的自我暴斃、我無法預期牠們的亡命天涯,我什麼都做了也什麼都做不了,我的愛就這樣流淌於無形,我的愛就這樣再無對象。於是我問,愛有什麼用啊,能幹什麼事,能不讓他們離開我、能留下什麼嗎?

而你只是笑著說,愛不能幫你留住任何東西,但在生命離去時,你的愛比太陽都更耀眼,你知道嗎?那時的我不懂,為什麼愛要如此殘忍、為什麼要讓我經歷這一切,難道我不能只是體會愛的美好就好嗎?

「這就是愛,你選擇了愛,同時就背負了愛為你帶來的一切,美好與悲哀都是。」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